猫咪纪事录

星星落进海里,糖果掉进梦里,你掉进我的怀里。

发一下最近的摸鱼好了,第一张虽然看不出来但是是小白小姐,第二张虽然看不出来但是是小小绿😂😂😂(神一样的还原度。。。)第一章是给今啾大大的设定印象图,第二张是一时兴起画的。。。

图没有滤镜也没裁边虚的一匹😂😂😂

“这种活法…也太寂寞了!”

《龙与龙》 [序章] · 消失在清晨的梦


极光单人隐晦向,看不懂的小伙伴应该大有人在吧,毕竟写的挺意识流的。。。😂😂😂

全文极光这个词只用到了不出五遍警告。

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


“你所记忆的梦,在你睁开眼时的清晨就会开始消散,直到你忘记它的存在。”


“它是只属于你的梦,如果你忘记了,就没有其他人会记得了。”


————————————————————


在这种地方,雪是不会停的。


“啊啊啊啊!F*K!”


在狂风与暴雪中,一支四个人的小队正在艰难地冒着风雪前行。领头的男人掏出指南针,用袖子擦了擦玻璃的盖子上的飞雪,想要确认一下方向。但是指南针的状况显然是不对,正极和负极来回的绕着圈,就算停下了也会立马转到其它方向上去。


男人愤气冲冲的把毫无作用的指南针塞回他的口袋,咒骂道:“如果我还能再见到那个奸商!我一定要暴揍他一顿!”


“卡文先生冷静。。。我觉得这个应该不是那个人的错。。呜哇!”


一个跟在后面的女孩开口了,突如其来的一阵强风差点儿把她拍倒在雪里:“这里。。。虽然很弱但是有魔法的气息,我们不会是误入了什么人的领地吧?”


她尽量低着头,不如说是被风吹的抬不起头。她用围巾捂住自己的脸,可以的话她连眼睛都不想露在这像锋刀一样的寒风里。


紧跟在男人后面的小哥按着脑袋顶上的帽子,眼镜上净是些贴上去的飞雪:“是啊队长!魔法什么的我不懂,但是这个风确实是一点儿没有减小的意思。我们先随便找个山洞什么的躲躲风雪吧!”


被叫做卡文的男人把自己背上的行李往上颠了颠,笑着开口道:“妈的!这种时候你们倒不怕山洞里面已经有主人了哈!”

他开口的瞬间,白色的水汽就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


“现在不是在意这种事情的时候好吗?”在队伍最后收尾的人紫发小姐姐拉了拉自己的围脖:“你们也都少说点话吧!都节省节省热量!”


戴眼镜的小哥立刻耍宝的比了一个一点儿也不标准的军礼:“是!大姐头!”


紫发小姐姐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你都这种时候了不要给我耍宝了。”


“喂!等一等!”


领队的卡文突然叫出了他们:“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整支小队瞬间安静了下来。只见他们前方的雪幕中,有那么一点点橙黄色的光在慢慢的靠近。伴随着光芒而来的还有提灯在风中被吹的吱嘎摇晃的声音,不知为何,就算风雪这么大,那声音依然非常清楚的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渐渐地,一个灰色的人影浮现了出来。


“喂!旅行者!”


那人在他们的不远处停下了脚步。他穿着厚重的灰色斗篷,上半张脸都掩盖在了外套的帽子下。看不见他的眼睛。像一块儿伫立在雪地中的岩石一样的他举高了手中的提灯,朝卡文一行人喊道:“你们迷路了吗?!”


卡文瞪大了眼睛。

明明周围也不是特别暗,他在那一刻却感觉那只小小的提灯,把周围的一切都照亮了。


    。。。


“哎呀!真是帮上大忙了!”


卡文不好意思地用手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如果没有小哥你的话,我们不知道还要在风雪中徘徊多久呢!真的很感谢你!”

“不用谢,不用谢!”


坐在暖石堆对面的少年慌张的摆了摆手:“这都是我应该的。这里曾经被设下过龙的结界,现在虽然已经没有了,但是留存下来的部分魔力还是会迷惑靠近这里的旅人,我的工作就是为他们指路啦。”


粉色头发的女孩儿恍然大悟的两手合十道:“原来是这样啊!所以我才感受到了魔法的气息呀。”


少年有些惊讶的看向女孩儿:“你是魔法师吗?”


“是的!”女孩儿从她背后的背包里掏出了一顶白色的尖顶魔法帽,上面还糸着一个大大的粉色蝴蝶结,虽然都被压的有些皱了:“别看我这样,我姑且也算是欧特学院里的优秀毕业生哦。之所以完全不戴帽子只是因为太冷了而已!而且帽子会被吹飞的!”


带着圆片眼镜的雀斑男子摊了摊手:“所以说你们魔法师为什么一定要带着那么累赘的东西啊,明明都跟你说了放在家里就好了。”


粉头发的女孩儿气鼓鼓地说:“你不懂!这是我们的魔法师的证明!哼!”


“哈哈哈哈。”卡文转过头,看向坐在对面的小哥:“说起来你还不知道我们的名字吧?我是队长的卡文,旁边的那个粉头发的小鬼是魔法师的夕莉亚。戴眼镜儿的那家伙叫欧文,是个技师。还有旁边那个沉默寡言的紫发大姐姐就是占卜师的提拉索里里姐了。小哥你的名字呢?”


金色头发的少年微微低了低头,思索了一下:“我的名字啊。。。”


片刻后,他抬起头:“尤西斯特玛。。。你们叫我西斯就可以了。”


“尤西斯特玛是出自古雅撒拉句吗?”


夕莉亚突然冒了出来:“尤西斯特玛在古雅撒拉语中的意思是‘狐狸之火’,也就是说你的名字其实是。。。”


她伸出一根手指,认真的说:“【极光】吗?”


西斯点了点头:“确实有这个意思,大概是我的母亲在我的名字中隐藏了一些小小的祝福吧。你不愧是名校的毕业生呢。”

夕莉亚得意的抱着手,鼻子都快指到天上去了:“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夕莉亚大小姐是谁!哈哈哈哈!”


欧文笑眯眯的找茬儿道:“弄得好像挺厉害的样子,其实你只会这一个词吧!”


“你说什么?!”


西斯看着他们在对面打打闹闹,不知不觉也笑了。


“好啦好啦,安静一点。”


一直沉默不语的提拉索里这时开口了:“你们是不是该睡觉了?小孩子们?”


欧文怂怂的缩了回去:“是,大姐头。”


夕莉亚不甘心的叫唤道:“我才不是小孩子!我才不是!”


提拉索里一记手刀劈在了她的头顶上:“快去睡觉,明天还要走很远的路呢。”


被打了头的夕莉亚委屈的捂着自己的头顶,小声的答应了一声:“是。。。我知道了啊。。。”


卡文撸了撸袖子,干劲满满地说:“你们就先睡吧,我和小哥就先守第一轮夜吧。”


他看向西斯:“反正你看起来也不困不是吗?”


西斯尴尬的笑了笑:“那好吧。”


“好的,记得换班的时候叫醒我哦。”


夕莉亚钻进了从包里拿出来的睡袋:“那就晚安喽。”


“晚安。”西斯笑着说道:“祝你做个好梦。”


不久,对面就传来了三个均匀的呼吸声。卡文拿出一块布盖在了暖石上,遮住了它的光。


“哎呀,这种东西还真是方便啊。”


卡文感叹道:“在越冷的地方就会越热,在越热的地方就会越冷。这种神奇的矿物也只有这里的山脉才会出产了。”


西斯回道:“是啊,这种矿石在这个山里其实这个并不罕见。我也只是随便捡捡来用来保暖的。这个山洞也算是我的临时避难所了。”


“说到这个山洞。”卡文接着话题问道:“原来这里是你的避难所啊,怪不得在洞口还有块木板挡着。亏你能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找到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啊。”


“我也是无意中找到的啦。”西斯尴尬的笑了笑:“之前有一次我在外面巡逻的时候被风雪困住无法回家,百般慌乱之际,偶然间发现了这么一个洞口。干脆就把这里设成临时避难所了。”


“哈哈哈,那你还真是运气好!”


卡文笑着问道:“西斯小哥你为什么要到这么高的山上来特意做这种工作呢?”


西斯稍微低头想了一下回答道:“我。。。的一个朋友在这片山里失踪了,搜索队的人们虽然花了好几天进行搜索,但是什么都没有找到。我这么着天天把自己关在这边的山里,在不想让别人步入他同样后尘的同时,可能也是对他的一种吊唁吧。”


同时,也对我自己。


“哦,是这样啊。。。对不起,让你回想起了伤心的事情。”

“没关系的,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西斯摆了摆手:“话说你们这些人要跨过这座山去到对面国家的冒险者吗?”


“是啊。虽然沿途偶尔也会做些小生意,但是姑且也算是冒险者吧。”


卡文怂了怂肩:“现在哪儿都不好混呐——”


西斯笑了笑:“哈哈是啊。。。”

“所以因为是冒险者,所以我知道一些神奇的知识哦。”


卡文的声音突然沉了下来,严肃的说:“比如,古雅撒拉语其实也是龙族的通用语言之类的。”


西斯的脸色一沉。


他看向西斯,西斯的脸上此时也没有笑容:“会用龙语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字的妈妈还真是少见啊,你难道。。。”


卡文低沉的说道“还是龙族不成?”


西斯闻言微微低头,笑了笑道:“你果然注意到啊。那她呢?夕莉亚小姐注意到了吗?”


“她应该注意到了吧?只不过她没太在意。”


卡文站起身,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指着西斯的鼻尖:“真是群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啊!”


西斯看着与自己的鼻子近在咫尺的剑尖,无奈的笑了笑:“我如果说我的名字只是巧合?”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不,有的。这么巧的事。但我的并不是巧合。”


“哈!”卡文笑着把自己的剑向上提了提。


“如果我说我没有恶意?”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就信了,但是我还得保护下面的那三个。”


“如果我说我只是想帮助你们?”


“虽然很对不起,但是我没相信胆量。”


卡文举起了剑,斩了下去:“再见了!极光!”


剑锋落下,直对少年的头颅。


“老大醒一醒!!!”


“唔哇!”


昏睡在地上的卡文吓的直接跳了起来:“啊?啊?怎么了?”


“真是的!这位贪睡的卡文先生,现在已经是早上了哦。”夕莉亚捡起了卡文刚刚掉在地上的毯子,拍了拍上面的尘土:“欧文在那儿叫了半天都没叫醒您,我还想着要不要给您下一个什么可以叫醒人的魔术呢。”


提拉索里在一旁收拾着行李,随便给还在旁左看看右看看的卡文递了个水壶:“别了吧。你要是对他的脑袋施加了什么奇怪的魔法,他的脑袋可能会长出花来。”


夕莉亚跳脚道:“我就这么不可靠吗?!”


“不是,这。。。”卡文下意识的接过了水壶,一脸茫然地环顾着四周:“那个极光呢?那个刚刚带我们来的人呢?他去哪了?”


“什么带我们来这儿的人?你睡糊涂了吧。”

提拉索里指了指在一旁忙着修理眼镜儿的欧文:“昨天不是这家伙从雪堆上滚下去,撞开了这里的木门吗?还把眼镜给撞坏了。”


欧文哭笑不得的抗议道:“不要提我的黑历史啦里姐!”

卡文荡然道:“不是。。。这家伙还说这里是他建起的临时避难所。。。”


“唉!看来你是真的睡昏了头了呢!卡文。”


提拉索里无奈的转过身子,指了指里面落满了灰尘的散乱木架:“看见里面的东西了吗?就算这里真的是某人的避难所,他也应该有段时间没来过这里了。你说的那个叫什么极光的人,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好吧?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惊天的恶梦但是请队长你喝口水清醒一下,了解了吗?”


“哈。。。”卡文闻言若有所思低下头,片刻后喃喃自语道:


“羡慕?”


我很羡慕你有这样的同伴陪在你身边。


好好保护好他们。


好像有人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是谁来着?


夕莉亚抬起头:“卡文先生您说什么?”


卡文摇了摇头:“没事儿,可能我确实睡糊涂了吧,因为在雪地里走的太累了。”说着仰起头往自己干涩的喉咙里灌了几口水。


欧文依然在专心的修理着他的眼镜:“是啊老大,你也要注意休息啊。。。好了!”


欧文重新把修好的眼镜戴上:“嗯,修好了。”


提拉索里看了卡文一眼,弯腰把行李包背在背上:“那差不多是时候出发了,雪也停了,一直叫不醒的队长大人也叫醒了。”


夕莉亚俏皮的说道:“卡文先生,我已经帮您把行李收拾好了哦,不用太感谢我哦。”


“那还真是帮了大忙了夕莉亚。”


卡文整理好衣服,背上了包:“那就走吧。”


“嗯。”


“好!”


“了解!”


渐渐往山下走去的现在他们没有看到,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个穿着灰色斗篷的男子站在那里正在看着他们,手里还握着一盏熄灭的提灯。暴风雪过后的山上一时间阳光普照。但那阳光仿佛只没有落在他身上。


他看着那一行四人渐渐走远便转身离开了,风和飞雪马上就会抚平他在这里留下的痕迹,就好像从来没有他这个人一样。


“话说夕莉亚啊。”


“嗯?怎么了?”


“尤西斯特玛在古雅撒拉语中是什么意思来着?”


“啊这个呀,我想想哈。。。”


“是【极光】的意思哦,狐狸之火!”


End


——————————————————

接下来是作者的十分心虛发言时间。。。

这篇文是一个序章,正章在遥远的未来大慨会更新吧。。。可能会换名字。。。因为我还没有定名字。。。。。。😂😂😂

作为一个萌新中的萌新!读者大人您的喜欢和推荐都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如果在意见或疑问的话请在评论区中指出!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小声bb一句,不喜误喷,谢谢!)

另外,本篇中的所有名字全都是一时兴起瞎起的。其实没太大的意义,无视掉就可以了,能认清楚谁是谁就好了。。。

那么我们就在下次更新的时候再见吧~~拜拜~

LOFTER前段时间一直是坏的,现在终于恢复正常了,保佑我一觉醒来LOFTER明天还是正常的。(上图为据说能转运的水晶)

我的做法。


心里的坟墓很便宜。没有墓碑,也没有铭文。直接找个地方一扔,连痕迹都不会留下。

“脚垂直于地面卡住冰,试着走。”


来自一打柠檬的《滑冰意外》,链接贴在下面了,大家都快去看吧~


http://13562701235.lofter.com/post/1d0da174_12d5e8ef6


我爱极光但偶尔也得画画他的对象。(嘿嘿嘿嘿)

给雨文的《白鸟》画的同人图,里面的女主角。

“我们回去吧,回到我们最初相遇的时候。”

——咚漫《魔女猎人》

“你知道为了提前完成项目带着项目组拼命加班三天后买了第一班去芬兰的机票,然后在夜晚的观测人群中找一个一米六的小不点儿有多难吗?”


来自柳柳的《liekkas》,结局超甜的,大家都快去看!


链接放在下面了↓

http://fangfangfangfangfang472.lofter.com/post/1fd5dc54_12d54caf8

“他有选择的自由,他选择了等待。”

画了雨文大大的《白鸟》的同人图。

链接如下:

http://chitianyuwen.lofter.com/post/1de7a558_12d6cf7e5


她是大大,去看!

“我要如何在如此嘈杂的声音中找到你。”


我本来想表达的是迟早有那么一天,极光会觉得周围的人的心声很吵。结果画着画着突然就又。。。变味儿了。(呵呵呵 \(*T▽T*)/ )

这些话都是昨天晚上肝的,我爱极光。(你滚)